lfpj gq0s ap6d 5b35 i4q4 c4ym ukpg kg08 p99n hjvn

麻雀剧情介绍

1-6集
麻雀剧情介绍

标签:一身两役 bpj9 白菜网送彩金存1元18

麻雀第1集剧情介绍

  “宰相”现身上海 陈深遭到怀疑

  1941年冬天,早已经沦陷的上海并没有它的外表看起来的那样繁华,在这歌舞升平的表象下日本特务机关早就操控了整个汪伪政权特工总部,他们对抗日志士进行了疯狂地捕杀,我党领导带领着中国军民在前线浴血奋战,同时也派出了情报人员深入敌人心脏展开了地下斗争,在上海滩一场谍报战争即将拉开序幕。

  沈秋霞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代号“宰相”,是一名代号为“麻雀”的中共地下党员的上线,她奉命来到了上海,为了能够与麻雀尽快接头,她找到了地下党员安六三,让他去指定的地点张贴一张寻人启事,目的就是让麻雀得知宰相已经来到上海的消息。但是安六三没有想到汪伪特工刘二宝早就盯上了自己,安六三因此被带到了汪伪特工特别行动处,特务们为了从他口中得到情报,对其实施了酷刑。起初他并没有招供,后来在汪伪政府特别行动处处长毕忠良的威胁下,安六三背叛了党,交代出了麻雀的事情。

  特别行动处一分队队长陈深他真正的身份是中共地下党员,代号“麻雀”,曾经的他只是一位剃头匠,但是他和行动处处长毕忠良有着过命的交情,因为当年陈深救过毕忠良的命,所以他和毕忠良的关系看起来很好,陈深也因此十分“放肆”。陈深和宰相沈秋霞在歌厅相遇,他们成功接头。原来沈秋霞正是陈深的嫂子,陈深哥哥牺牲之后陈深就与嫂子还有侄子皮皮失去了联系,他一直在寻找他们,但是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陈深也没有想到嫂子竟然就是自己的上线。两人见面之后陈深首先诉说了自己这三年来独自在上海生活的苦衷,然后沈秋霞开始跟他说正事,现在汪伪政府和日本人联合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这个基地培养出来的特工将会被分别派遣到国共两军内部,但是目前他们这个计划的代号还没有被查出来,所以沈秋霞希望陈深能够利用自己职位的便利尽快找到关于这个计划的资料,陈深从沈秋霞的话语中感受到了这次任务的艰巨性,但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仰,陈深丝毫没有犹豫,时隔三年陈深终于可以再次为共党效力了,同时沈秋霞还将情报传递的方式以及陈深的上线“医生”告诉了他。

  此时的危险正在慢慢逼近,根据安六三的情报毕忠良带人正在赶往陈深和沈秋霞所在的歌厅,就在沈秋霞准备离开的时候,与毕忠良等人相遇,他们对沈秋霞展开了追杀,身受枪伤的沈秋霞无力逃脱,最后被毕忠良等人包围。陈深远远看着受伤的沈秋霞却不能上前去帮她,只能看着她被特务们带走,陈深的心中五味杂陈。毕忠良对歌厅所有人进行了盘查,他们将其中的八位重点嫌疑人带回了行动处。

  陈深虽然急切想知道沈秋霞的伤势,但是他知道不能够露出一丁点破绽,所以只能够静静地等待,他像往常一样来上班,遇见了特工扁头,陈深趁机向其询问了沈秋霞的情况。就在陈深准备吃早饭的时候被毕忠良叫去了审讯室,但是陈深的出现让嫌疑犯中的小平头申兆庆出现了异样的神情,毕忠良看到了他神情的变化,于是便对陈深产生了怀疑,他打算亲自审问小平头,然后派行动处二分队副队长伍志国紧盯着陈深。

电视剧麻雀剧照

电视剧麻雀剧照

  陈深奉命去了医院,他看到了沈秋霞的情况于是便决定设计将其从医院救出,首先他按照要求给毕忠良打电话汇报了情况,然后就开始准备营救沈秋霞的计划,此时的毕忠良正在赶往医院。

麻雀第2集剧情介绍

  营救行动惊险开展 以命相搏赌上旧情

  陈深刚刚经历与嫂子重逢的喜悦,就又遭受了嫂子中枪被捕的冲击。即使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陈深也要救出嫂子沈秋霞。于是,他利用一场爆炸开始了惊险的营救计划。大爆炸让医院里的人都乱成一团,陈深将负责看守的伍志国打昏并丢出了窗外,紧接着又一次爆炸声响起。

  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出沈秋霞,但对于沈秋霞来说,她最重要的任务是启动和保护陈深。所以,沈秋霞拒绝接受陈深的营救。可是如今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陈深已经向代号医生的上线发出求救,希望组织尽快对沈秋霞发起营救。陈深安排的爆炸,只是为了把伍志国伪造称隐藏在行动队的共党,避免他自己受到怀疑,也可以让沈秋霞有一份好的掩护证词。

  毕忠良和心腹刘二宝赶到医院时,就看到陈深躺在地板上不省人事,脸上和脖颈上都有伤,而沈秋霞也昏迷在轮椅之上。毕忠良赶紧让刘二宝喊来医生,在陈深昏迷期间,刘二宝查清楚了爆炸的地点。同仁医院内一共发生了四次爆炸,分别是门诊楼楼下、二楼厕所外、三楼病房走廊和伍志国坠楼时。爆炸发生时,这些地方旁边都没有人,这是最蹊跷的地方。

  毕忠良和刘二宝都怀疑是自己人所为,陈深在此时醒来,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便故意弄掉桌上的手表吸引了毕忠良的注意力。毕忠良怀疑陈深,但又念在陈深对他有救命之恩的份上,想证明陈深并非共党。而陈深给毕忠良的供词,把嫌疑完全指向了伍志国。

  之后,行动处负责枪支弹药的老罗检测出了爆炸物为仅用摩擦和碰撞就可以引发爆炸的雷酸汞。伍志国尸体的大衣口袋里也检测出了雷酸汞,这才导致了第四次爆炸。伍志国有一个开化工厂的舅舅,还有两个也在行动队的表兄弟刚好负责巡视门诊楼,可是,矛盾的地方在于,伍志国一直守在病房内,并没有安放炸药的地点。

  对陈深的怀疑又一次浮上了毕忠良的心头,宰相被捕当天,陈深就在米高梅舞厅,而爆炸地点,陈深也曾踏足,爆炸发生时,陈深和伍志国都在场,也许伍志国是共党,也或许,陈深杀人灭口。这一系列合乎常理的推测,将矛头指向了陈深。毕忠良决定试探一下陈深,提出带他参与第二天对代号宰相的沈秋霞的审问。

  在1937年南京保卫战中,陈深在战场上救了身受重伤的毕忠良,还为此开枪杀了一个娃娃兵。但从此以后,陈深就再也无法开枪,他本身也不好战,只爱流连于舞厅和赌场。这些,毕忠良都是知道的。也是那次被陈深救了以后,毕忠良就把陈深当成了生死兄弟。可是,毕忠良的多疑是出了名的,他宁杀错不放过,所以,他安排了刘二宝监视陈深的一举一动。

  毕忠良的妻子刘兰芝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对陈深也是关怀备至,毕忠良什么都不怕,只怕温柔体贴的刘兰芝。也是利用刘兰芝的慈善之心,陈深用她作掩护,来到一间名叫猛将堂的孤儿院与院长汪老太接头,吩咐她通知同志老K和皮蛋集合,一起商量营救宰相的计划。

  这个孤儿院里,有着陈深的侄子也就是沈秋霞的儿子皮皮。汪老太就是组织上派来保护陈深和皮皮的人。看着天真无邪的皮皮,陈深下定决心要救出沈秋霞。

  去完孤儿院后,陈深回到行动处,立刻被叫到了审讯室。沈秋霞已经接受了各种残酷的刑罚,早已经面目狰狞,但她仍然咬紧牙关,绝不背叛组织。陈深只能视若无睹,建议毕忠良将当时从米高梅抓来的那八个人拉出来,让沈秋霞来指认。毕忠良故意让陈深来负责审讯,自己在一旁一脸神秘莫测地看着。

  为了迷惑毕忠良,沈秋霞故意指认陈深是她的接头人麻雀。毕忠良反过来用这份供词逼问陈深,要陈深开枪射杀八个嫌犯,逼迫沈秋霞松口,否则就要杀了陈深,来向上级李默群交代。陈深下不了手扣动扳机,大吼着要毕忠良对他开枪,他赌的,就是毕忠良对他的那一点点旧情。

  麻雀第3集剧情介绍

  预告:

  李默群指示毕忠良,如果从宰相嘴里问不出什么东西的话,就转送到南京。南京那边派了二分队队长唐山海和其妻徐碧城前来,但事实上,他们两个人是假扮夫妻的军统特工。而且,陈深就是徐碧城在黄埔十六期时候的老师,两个人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关系……

麻雀第3集剧情介绍

  

  面对毕忠良的重重质疑,陈深继续伪装着自己,他对毕忠良不念兄弟之情怀疑自己而大发脾气。毕忠良无可奈何,拿起手枪将牢房窗边的一只麻雀打落,为了掩人耳目,陈深佯装生气,摔门而去。

  面对拷打,沈秋霞仍然不肯松口,毕忠良只好让“阿四”出动。“阿四”并不是人,而是一只经过训练,凶猛异常的大狼狗。沈秋霞亲眼目睹了“阿四”将其中一名疑犯咬得不省人事,疑犯的惨叫令沈秋霞愤愤不平,也让陈深心怀忐忑。心急如焚的陈深打电话给李默群的秘书,正巧李默群接到电话,要求毕忠良立即回电。李默群,毕忠良的顶头上司,汪伪政府特务组织的头号人物。此时在牢狱之中,7名疑犯看到被咬伤的同伴,义愤填膺,他们由其中一个小平头带领着,反抗众特工,小平头抢过了特工的枪,瞄准毕忠良发射出去。在危急关头,陈深恰巧赶到,一把拽过毕忠良,子弹与毕忠良差身而过,他又救了他的性命,这一个小插曲再次唤醒了毕忠良对陈深的兄弟之情,之前两人的冲突算是一笔勾销。但这仍无法使陈深完全得到毕忠良的全部信任。

  毕忠良挂断李默群的电话,直径赶去汇报工作,安排陈深去抓捕蒋介石的6名军统,这对于陈深来说轻而一举。完成任务后,陈深赶去参加了李默群组织的聚会。在聚会中,李默群介绍陈深与唐山海认识。唐山海是从重庆叛逃过来的国军上校,仪表堂堂,一身得体的西装,举止优雅,而她身边的夫人徐碧城,李默群的外甥女,同样从容体面。面对徐碧城,陈深心头一震,这不是别人,正是她曾在黄埔军校执教时的学生。确切地说,她不是普通的学生,而是他曾经的恋人。席间,李默群提到了上海的飓风队,特工行动处中有头脸的人物都被列进飓风队的暗杀名单,要大家多多小心。听到这儿,毕太太刘兰芝不由的为毕陈两兄弟担心起来。

  徐碧城和唐山海并非真正的夫妻,而是国民党重庆方面的军统卧底,被安排以夫妻之名潜伏在上海特工行动处。徐碧城向唐山海坦白了陈深是她的老师,而对于两人曾经的亲密关系,徐碧城只字未提。唐山海要求徐碧城密会陈深一次,向他解释在宴席尚未与他相认,只是因为顾忌到丈夫唐山海的感受,以避免陈深对两人关系的怀疑。

  正如唐山海所想,毕忠良将把两人的来历查得一清二楚,同时,毕忠良也无意中发现陈深曾在黄埔军校执教,他正是徐碧城的老师。历来老谋深算的毕忠良,不得不注意到两人的关系。

  徐碧城按照唐山海的要求,约见了陈深,两人一见如故,回想起曾经在一起的甜蜜时光,两人只能淡淡伤感,却又无法言喻。两人谈话间,正巧偶遇了逛街休憩的李小男,李小男向徐碧城大方地介绍自己是陈深的女朋友,这让徐碧城怅然若失。

麻雀第4集剧情介绍

  陈深计划解救“宰相” 毕忠良暗中监视陈深

  毕忠良是一个老奸巨猾心狠手辣之人,沈秋霞在其手里受了很多的苦,即便如此,沈秋霞还是守口如瓶誓死都不肯说出麻雀的下落,为了能够保住麻雀,沈秋霞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陈深知道毕忠良一定在对沈秋霞进行电击,所以他剪断了电线,并且伪造成老鼠咬断的样子。毕忠良在审问沈秋霞的时候,沈秋霞趁机咬了他的耳朵,陈深见状便立即开车带着他去医院包扎了伤口。

  毕忠良拿沈秋霞没有办法,只好按照李默群的要求将其送去南京,阴险的他决定让唐山海夫妇一起送沈秋霞去南京。于是他让陈深去买火车票,陈深很疑惑,他不明白毕忠良为何要火车而不用汽车,毕忠良告诉他正是因为火车上人多眼杂说不定会有特殊情况出现,这样就会让唐山海和徐碧城惹上麻烦。

  现在毕忠良要将沈秋霞送去南京,陈深知道自己解救沈秋霞的机会来了,于是他做好了安排,让自己的人在火车必经的杨思岭设置路障逼停火车,然后算好时间返回无锡站救人,自己也会前去无锡与他们汇合。陈深做好了安排部署,就等待着时机,他希望能够顺利救出沈秋霞。

  晚上陈深回到家中发现了前来给自己送汤的李小男在自己家门口睡着,他将其叫醒带回了家中,李小男希望陈深能在后天也就是自己生日的那一天请假陪自己一天,后天正是陈深准备营救沈秋霞的日子,他想到如果能够以陪李小男过生日出去玩为借口找毕忠良请假应该不会引起他的怀疑,那么这样自己也就有机会去无锡参与营救沈秋霞的行动了,只是他担心会因此而连累到李小男。

  毕忠良知道了陈深和徐碧城的师生关系,他暗中观察二人,二人故意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让毕忠良起了疑心,他开始揣摩这二人的心思。

  马上就到了要押送沈秋霞去南京的日子,当天唐山海和徐碧城才接到了任务,不过他们的任务不同,唐山海负责押送任务,徐碧城是去南京参加一个干部培训班,只不过两人是要同行。唐山海知道这是毕忠良的故意安排,他信不过自己也信不过李默群,知道自己是李默群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现如今他将押送沈秋霞的任务交给自己,一旦中共方面得到消息中途出现将其营救,那么自己就会沦为炮灰,这样一来毕忠良不费吹灰之力就除掉了自己。但会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担忧告诉徐碧城,因为他知道徐碧城不会考虑这么多,就算是她知道了也只是徒增恐惧而已。

  陈深遇见了要回家收拾衣服准备前往南京的徐碧城,他得知徐碧城并不知道是要押送沈秋霞去南京的事情,也就是说直到今天早上为止只有自己和毕忠良知道押送沈秋霞去南京的事情,他明白了这是毕忠良对自己的一次试探,但是现在自己的人汪姐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没有了退路。

  陈深帮助档案室主任柳美娜拿资料的时候发现了徐碧城的档案,他趁着柳美娜去洗碗的时间查看了档案。然后就跟毕忠良一起送唐山海夫妇去了火车站,在其离开之后二宝按照毕忠良的吩咐偷偷进入了陈深的办公室,因为今天他发现从来不拿公文包的陈深竟然拿了公文包,所以他将此事告诉了毕忠良,毕忠良得知情况之后便让二宝找机会查看陈深的公文包。二宝原本以为没有人发现自己,但是没想到柳美娜发现了自己踪迹。

  计划临时有变,陈深没想到毕忠良在与李默群通过电话之后竟然重新做了安排,他将押送人换成了陈深,并且还让扁头带人跟陈深一起,陈深听到这个消息十分惊讶,他原本想要拒绝,但是却没有成功,这个消息不仅让陈深惊讶,一旁的唐山海和徐碧城也感到有些奇怪。

  麻雀第5集剧情介绍

  预告

 

  陈深和沈秋霞上了车,沈秋霞上车之前就已经发现自己和陈深已经被监视,陈深根据沈秋霞的话回想起了当时的场景,确实有异样,但是这依旧没有动摇他要救沈秋霞的决心,但是沈秋霞并不希望陈深冒险营救自己,果然陈深的计划并没有成功进行。其实这一切都是毕忠良的安排,他已经给跟踪陈深的人下了必杀令,一旦犯人有逃跑迹象就格杀勿论。

麻雀第5集剧情介绍

  

  陈深临时受命,和徐碧城一同坐火车押解“宰相”去往南京。唐山海和徐碧城也是满脸错愕,唐山海离开前将一把枪交给徐碧城,嘱咐她小心行事。突然的变化,让陈深有些措不及防,是李默群真的有紧急任务要交给唐山海,还是故意为之?事先计划好的营救计划又该如何发展?下一步,他该怎么做?陈深此时也陷入了未知和疑问中,唯一确定的是,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要救出嫂子沈秋霞。

  原来,唐山海在接到押解任务后,与李默群通过电话。在毕忠良眼中,唐山海夫妇就是李默群安插在特工行动处的一个眼线,以制衡自己。这次押解行动,倘若果真有共党来解救人质,那么唐山海、徐碧城夫妇很可能在行动中为汪伪政权牺牲,这样一来,不费吹灰之力,毕忠良就可以除掉这个李默群的眼线。毕忠良的心思,被缜密的唐山海洞察,因此他向李默群求助,不愿意搅进这场押解中。令他没想到的是,李默群只召回了自己,留下了毫无实战经验的徐碧城,面对未知的境遇,唐山海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打的一通电话,而现在,他也只能祈祷徐碧城一路平安了。

  于此同时,趁着陈深离开行动处办公室,毕忠良的手下按照吩咐悄悄潜入陈深的办公室,试图寻找出陈深的一个神秘的公文包,窥探包中的秘密。李小男接到陈深的电话,要她晚上带着陈深的公文包在码头见面,李小男去往陈深的办公室取走了公文包,中断了毕忠良手下的偷包计划。

  这一路,注定不是平静的。与陈深同行,徐碧城的心中澎湃不已,过去的回忆不断地翻涌上心头,现在的她已经同唐山海结为夫妻,他们的身份不能暴露,她的爱情,她的曾经的离开,现在的萌动,都只能在心中默默搁置。在列车包厢中,沈秋霞劝说陈深要力保自己的安全,放弃对她的营救,而陈深却早已下定决心,一定要从国军手中救出大嫂沈秋霞。

  时间慢慢流逝,列车到达苏州站,陈深安排好的解救“宰相”的小分队已经用落石阻断了火车轨道,火车即将被逼停,这一行人立即赶往无锡站,与陈深汇合。

  很快,列车到达无锡站,营救行动开始了。营救小分队的两人在车厢两头故意与特工们发生争执,并且引爆炸弹,制造出混乱,徐碧城只好和特务扁头押着“宰相”跳出车厢,寻找陈深。陈深的营救小分队与毕忠良暗中监视他的队伍同时出现,这让现场更加地混乱,无奈陈深改变计划,并没有在火车站解救沈秋霞,他将营救计划暂停,按照毕忠良的命令,改为公路押送“宰相”。

麻雀第6集剧情介绍

  

  毕忠良派出的明暗两条队伍,不断地盯着陈深的一举一动,营救沈秋霞变得异常艰难,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去往南京的公路上。公路上依旧无法摆脱毕忠良的监视,上路不久,陈深就发现还有一辆卡车尾随而来,陈深明白,毕忠良从来没有真正地相信过自己,很可能自己的身份暴露后,会被毕忠良置之死地。

  一路上,陈深用尽了心思想要摆脱毕忠良手下对自己的跟踪,终于,一个急转弯,那辆尾随的卡车失足翻车而后爆炸,只剩下扁头一行人的卡车。可能是天意,扁头等人乘坐的卡车半路抛锚,也被远远地甩在后面。时机终于成熟,陈深以问路为由,将徐碧城支下了车,徐碧城下车前,将唐山海给她的手枪落在的车上,谁也不知道,这在后来是一个多么重要的遗忘。

  面对陈深的铤而走险,沈秋霞再一次要求陈深放弃营救自己,以确保他地下党的身份不被暴露。对于陈深来说,一切都抵不上保护亲人的生命重要。

  陈深的行动很快被汇报给了毕忠良,毕忠良派出当地的行动队,对陈深、沈秋霞围追堵截。这两个人,很快就要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毕忠良此时对陈深是共党身份的怀疑越来越浓烈,甚至几乎封死了陈深的所有退路。

  革命意志坚决的沈秋霞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绝不愿陈深暴露身份。她流着眼泪将皮皮托付给陈深,告诉他只要身怀信仰,就一定会度过所有的难关,而这个信仰,就是为新中国战斗下去。此时的沈秋霞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用徐碧城的那把枪,狠狠地指着陈深,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各怀着痛苦与抱负,出演了一出中共为了逃跑挟持特工行动处队长的戏码,陈深的身份终于不会被暴露在大众之下。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徐碧城,这个看起来柔软瘦弱的女子,在这样的危急关头,自愿代替陈深做中共的人质,徐碧城是真的愿意为陈深去死,这之中的情谊也恐怕只有他们两人知晓。在交换人质时,沈秋霞被国军特务所制服,她与陈深,一个中共反动分子,一个国军特务行动处队长,他们又以对立的身份,继续踏上了押运的道路。

  休息途中,善良的徐碧城允许沈秋霞下车透气,万万没想到,走下车的沈秋霞被远处神秘的狙击手所射杀,当陈深发觉狙击手时,一切都太晚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这世界上最后一个至亲的人死在自己的怀中,痛苦万分。

  刘二宝从李小男那里偷走了陈深的公文包,交给毕忠良查看,毕忠良打开公文包,没有在里面得到任何线索,毕忠良表情木然,不知是轻松还是不甘。没有人会知道,公文包中的重要物品已经被聪明的李小男藏了起来。

  “宰相”的死,使陈深和徐碧城提前结束了押解的任务。陈深仍然是特工行动处的队长,至此,毕忠良对陈深的疑心渐渐放下,他不再密切关注着陈深的一举一动,转而对唐山海和徐碧城的夫妻关系产生了怀疑。

  毕忠良将为他提供“宰相”情报的安六三带到处决犯人的刑场,塞给他一笔钱,继而又一枪杀死了他。安六三在毕忠良手中早已没有了利用价值,毕忠良将安六三口袋里的钱递给陈深说,拿去赌吧。陈深一把将钞票扬起,亲人的离去,无辜人的离去,让陈深陷入了深深的失落中。

网络微评
? ?